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高考 > 内容
未经许可下载汪曾祺诗作 文著协首例维权诉讼胜诉
2019-09-11 15:47:57 来源:曾达课子网  作者:
关注曾达课子网
微博
Qzone

飞行那天,即1997年8月23日,天空晴朗,我们提前到达了指定的地点,那里已经有两位漂亮的俄罗斯姑娘站着等候我们了。她们把事先准备好的抗荷飞行服和飞行头盔交给了林虎将军。在更衣室里,林虎将军换上了抗荷飞行服,戴好飞行头盔。当将军走出来时,我眼前豁然一亮,看到一位英俊的飞行员!当时在场的人都说,这套服装就好像是为林虎将军专门定制的,很合身。一切手续办妥后,我们与科沃丘尔一起乘车来到苏-30飞机旁。地勤人员向科沃丘尔报告说,一切准备就绪,可以登机。科沃丘尔让林虎将军进到飞机座舱里,并简单向他介绍了飞机的座舱情况和几个应急按钮和手柄。林虎将军对苏-27飞机有过多年的精心研究,他对苏-27的气动特性、座舱设置、操纵系统等非常熟悉,而苏-30的座舱设置与苏-27的几乎一样,因此,眼前的一切对他一点也不陌生。林虎将军是个非常认真和细心的飞行员,他在座舱里对主要仪表又进行了仔细检查。当他从座舱下来后,科

新京报讯(记者王巍)未经许可在手机客户端提供汪曾祺诗作的下载,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简称文著协)将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和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诉至法院。12月19日,海淀法院一审认定,二被告未经著作权人授权,在手机客户端提供汪曾祺作品《受戒》的下载服务,侵害了著作权人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的法律责任。

被告同方知网公司辩称,其仅为全球学术快报手机客户端提供技术支持,不参与中国知网网站和全球学术快报手机客户端的运营,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最终,法院判令二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学术期刊公司赔偿文著协经济损失1万元,同方知网公司对其中的2000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被告连带赔偿文著协合理开支1万元。

二十四、将《全国污染源普查条例》第十四条第二款、第十五条第二款、第十六条中的“环境保护主管部门”修改为“生态环境主管部门”。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中国知网收费提供涉案作品的行为不属于2000年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的网站转载、摘编行为,与著作权法在个人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之间进行平衡的基本原则相违背,对著作权人的经济利益产生直接冲突和影响,无法适用该条规定予以抗辩。

原告文著协诉称,中国当代著名作家汪曾祺系作品《受戒》的作者,其去世后,作品著作权由三名子女汪明、汪朗、汪朝共同继承。文著协作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经著作权人授权,可以对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等相关事宜进行维权诉讼。文著协发现,二被告未经授权,通过电子化复制,将《北京文学》《文学界》《芳草》《朔方》《雪莲》《阅读》《天涯》《可乐》《名作欣赏》九种期刊、杂志中刊载的作品《受戒》,在中国知网及全球学术快报手机客户端平台上向公众提供,并通过付费下载的方式,获取非法收益,侵犯了涉案作品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据悉,该案是文著协提起的首例文字作品维权诉讼,对于互联网环境下完善文字作品的合法传播与交易模式、保障著作权人在著作权交易中经济利益的实现具有积极意义。

被告学术期刊公司辩称,其通过中国知网发布的涉案作品处于2000年12月2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2000年司法解释)施行期内,属于该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的网络转载法定许可期间。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在2006年12月废止了关于网络转载法定许可的规定,但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本案应继续适用该条司法解释。

几年后,有机构调查发现,庐山每年有3至4公分地层滑动,安全堪虞。南投县府2012年公告废止庐山温泉,但多年经营的业者,仍不死心等待东山再起。

一位现场目击者告诉记者,昨日早上咸丰气温很低,路面有结冰现象,去往忠堡镇的路有一个下坡的弯道。邹炜大约是上午9时从县里出发,车就是在弯道处冲破护栏,摔下陡坎。车祸发生后,附近村民立即赶来救人,但车辆严重变形,救援难度很大。很快,公安、消防和急救人员赶到现场紧急救援。

80年代末,有人非议深圳特区的改革。张沛再次出发采访,于1992年2月7日在《经济日报》上发表《深圳的崛起——一项大政策的成功》。同年4月11日,他又与人合作,发表《深圳·大鹏湾·盐田港》。这两篇都是在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之前,充分赞扬改革开放政策的重要报道。

学术期刊公司未经涉案作品权利人或文著协的许可,在其经营的中国知网中提供九本期刊中涉案作品的下载服务,使用户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作品,侵害了涉案作品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二被告通过分工合作的方式,通过全球学术快报手机客户端共同向网络用户提供涉案作品的下载服务,亦侵害了涉案作品著作权人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承担共同侵权责任。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如此犀利、尖锐的场面,是《问政山东》节目的常态。

“受害儿童和嫌疑人之间是否是亲兄妹也并不影响本案的性质,检察机关理所当然要保护受害女童的合法权益。”许浩说。

记者采访了此案死刑复核阶段的律师谢通祥,谢律师说,王广建的家人找到他时,情况特别紧急,最高法院已经核准王广建死刑了,并已向下级法院下发了核准死刑的裁定书,由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也已发到了下级法院。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51条之规定,下级法院在接到最高法院执行死刑的命令后应当在七天内交付执行,王广建的家人在被法院告知准备见最后一面之前联系我,所以情况非常紧急,王广建随时都有可能被执行死刑。

上一篇:英情报高官矛盾看待华为5G 西方既不舍又心存戒备
下一篇:南方大部地区雨雪连连 局部地区降温将超10℃